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

一个跳高1米74的校长,建了一所“运动场小学”
发布日期:2022-06-22 20:21    点击次数:111

原标题:一个跳高1米74的校长,建了一所“运动场小学”

  侯明飞是个行动派。端午节假期前,记者第一次联系他的时候,他正在沈阳市浑南区第九小学的校园里。因为疫情原因,孩子们尚未返校。听说记者对学校的体育工作感兴趣,侯校长在空旷的校园中穿梭,把他津津乐道的体育设施拍了个遍,不一会儿一段段视频就传到了记者的手机里。

  运动无处不在

  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滑梯,它把二楼2000平方米的运动操场和下面的大操场巧妙地连接起来,像这样6.5米高、16米长的大滑梯在学校里有3个。侯明飞告诉记者,冬天的时候,学生们最喜欢干的一件事,是把各自的外套脱下来垫在屁股下面,从滑梯上滑下去,比试谁更快。

  三个大滑梯中的一个通向传说中的“九小梅花桩”。梅花桩由木头和轮胎构成,是孩子们蹿上蹦下的乐园。在操场的另一侧,沿着墙边布置了31根绳索,每根绳索上端固定在墙顶,下端连着轮胎,这就是考验攀援和平衡能力的“31根绳索横渡”,能够从头至尾依次攀援的孩子可以获得“校长奖”。通往食堂的路上,还有另外一长排绳梯,这里也是很多孩子在课间打卡的地方,他们喜欢挂在绳梯上荡来荡去。食堂的屋顶也没有浪费,被改造成了小轮车训练基地。

  在浑南九小的操场上,有数不清的汽车轮胎和独轮车。侯明飞说,轮胎既是孩子的学具,也是老师的道具,孩子们可以随意翻滚、玩耍。独轮车则是浑南九小的特色项目,目前在校的1869个学生每人都会骑,随处可见的独轮车让他们可以随时骑、随时练。

  在大操场的跑道边,立着一台造雪机。“冬天的时候我们自己‘下雪’,夏天的时候我们‘下雨’,雾状的,‘雨后’孩子们可以看彩虹。”侯明飞的语气里透着自豪。

  从室外到室内,又是一片天地。除了体育馆、柔道教室,教学楼内的空地上还矗立着一堵13.5米高的攀岩墙。教学楼的地下空间被分成两大块。一边是个小型的室内滑雪场,学生一年四季都能练习滑雪。另一边是正在修建的可以开展专业赛艇训练的荡桨池,等订购的赛艇一到位就可以开练了。

  以身体发展助推认知发展

  侯明飞出生于1975年,身高1米70,是个“喜欢运动的普通人”。在和记者的交流中,他几次提到自己巅峰时期跳高成绩是1米74。

  “我属于好动的那伙儿,足球左、右脚都能射门,篮球也能打。现在运动少了,但我受益于运动。”侯明飞说。

  侯明飞曾经在沈阳市教育研究院学习科学研究室工作,研究方向是脑科学。2017年浑南九小建校,侯明飞出任校长,这给了他把自己对运动的认知进行实践的机会。

  在校园建设和设计的时候,侯明飞就考虑到运动和体育教育功能的实现。教学楼每平方米设计承重为500公斤,二楼的2000平方米的平台成了一个运动场,而五楼顶的平台被改造成了陆地冰球训练场。

  “我们学校有这么多的运动设施,和我的运动观有关。身体的发展能助推认知发展,通过运动进阶能够实现能力进阶,运动对人的一生都有重要影响。”

  侯明飞认为,孩子自发地玩是自身发展的逻辑起点,不能缺失。如果自发地玩被剥夺,他(她)的社会发展一定会受到阻碍。

  “人有社会属性,始终向社会性发展,没有自发地玩就没有童真,这是第一级呵护。”侯明飞说,“学校创造的运动和玩耍的空间,能给孩子们提供成长的四级保护——自发地玩、有组织的活动、运动、竞技运动,逐步进阶。”

  在侯明飞看来,眼下小学教育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缺少运动,很多时候只有活动和律动,达不到运动的强度。真正的运动是有氧和无氧两种状态,具体体现在心率加快、体温升高,这样的运动才能提高心肺功能和免疫力。

  侯明飞的理想,是让运动成为孩子们校园生活的常态。在浑南九小,每天早上有3000米晨跑,每个人都会骑独轮车,其中接近一半可以倒着骑。学校那堵接近奥运规格的攀岩墙,有500多名孩子可以登顶,然后自己攀着绳索荡下来,享受飞的感觉。通过自发地玩、有组织的活动和运动的进阶,一部分孩子具备了竞技运动的能力。

  浑南九小组织小轮车训练,选拔门槛就是独轮车绕着操场倒骑3圈不掉车。学校赛艇队参加浑南区举行的青少年赛艇挑战赛,与多支初、高中校队同场竞技,包揽了二人双桨冠、亚军和四人双桨前三名,学校还逐步形成了独轮车表演、柔道、赛艇、足球等多个项目的高水平校队和社团。

  既要买保险也要改观念

  浑南九小的孩子们运动这么频繁、这么方便,校方不担心出现安全问题家长找学校扯皮吗?

  面对这个问题,侯明飞表示,校园体育活动涉及的安全问题既要通过保险等方式予以保障,也要改变观念。他举例说,学校的攀岩墙建好之后,开始设了一个围栏,因为担心孩子们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爬上去出危险。但是,后来孩子们玩的热情高,学校研究后把围栏撤掉了,也并没有出现问题。

  “安全是孩子需要自己获得的一种能力,也就是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,它需要通过实践来学习。撤掉围栏后我特意观察过,孩子爬到自己感觉不好控制的时候就自己下来了,他们都很聪明。除了安全意识,还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我们之所以选择独轮车作为人人参与的项目,就因为这是一项高技巧性运动,可以发展孩子的协调性。孩子的协调性好了,在运动中受伤的概率就低很多。很多运动教育是以技能为起点,我们认为应该以培养基本能力为起点。基本能力一个是体能,一个是协调性。孩子运动的基本能力提升了,安全的风险自然就降低了。”

  建校5年以来,浑南九小在体教融合方面的探索和实践赢得了绝大多数家长的支持,学校重视体育运动的名声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侯明飞告诉记者,学校的攀岩墙和陆地冰球训练场是由家长和社会人士捐建的,地下两台大型滑雪机是由一个雪场免费提供使用的。由于学校的赛艇项目发展得有声有色,新近在建的荡桨池得到了政府资金的支持。用侯明飞的话说,“有为才能有位”,这些支持是大家对浑南九小体教融合实践理念的认可。

  “孩子们的变化家长都看得见。我们学校学生的肺活量优秀率达到71.55%,学生近视检出率13.88%,远低于国家平均近视率,学生肥胖率不到3%。”

  努力让孩子每天室外活动3小时

  侯明飞说,影响学生视力最重要的因素是阳光和户外运动。因此保证孩子户外运动的时间就是保护孩子视力的最好办法。在浑南九小,对体育课的重视程度很高。除了体育课之外,学校还设法优化课间时间的统筹利用,保证孩子有两个小时的运动时间。另外,在延至晚上7点的课后服务中,加入了足球、篮球、攀岩、滑雪、赛艇、柔道体育项目。总体算来,孩子们每天的运动时间大约有3个小时。

  侯明飞告诉记者,虽然浑南九小的运动设施很丰富,但要满足1800多个孩子的运动需求也非易事。因此,在学校安排课程的时候,操场的使用时间是需要首先排定的。学校把每个学段学生的体育课安排在同一个时间段,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运动能力选择项目,跨班上体育课。

  “原有体育课的安排是以老师为中心,强调老师的组织和各个环节衔接的科学性,但是不利于孩子运动素质的提高。我们的理念是对标中小学体质健康标准、盯着学生的核心能力发展。早上有晨跑、跳绳,白天有体育课,还有课间休息整合出来的运动时间,再加上课后延时服务,孩子们的运动时间和运动量就有保证了,这样还有利于孩子们从兴趣出发掌握一项甚至多项体育技能。”侯明飞说。

  再次联系侯明飞的时候,浑南九小已经复课了,他又发来了一段视频。在视频里,一位小学高年级的女生一口气完成了11个引体向上。不远处的攀岩墙上,孩子们正在自由地攀爬、玩耍。(执笔记者:王镜宇、刘阳、张逸飞;参与记者:李嘉、马向菲、韦骅)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