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

两会特别对话:以“民声”传民生,城市中产新思考
发布日期:2022-04-13 20:23    点击次数:221

今天,界面新闻【两会特别对话】邀请到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先生,与我们一起解读时代脉络,探讨财富密码。

时代 值得款待,东风本田艾力绅邀请您一同走进【两会特别对话】,聆听城市中产新思考。

【对话嘉宾】:

界面新闻高级副总裁 郭为中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 傅蔚冈

郭为中: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,欢迎收看本期的两会特别对话节目,时代 值得款待,本节目由质享高端MPV——东风本田艾力绅赞助支持。

首先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今天的嘉宾,我是界面新闻的高级副总裁郭为中,坐在我边上的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院长傅蔚冈老师,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坐在这里跟您一起对话。

关于两会,其实是跟每个中国人切身相关的话题。

首先,比如说在民生领域,今年跟去年比,您觉得政策方面有什么变化?对我们尤其是城市的中产家庭来说有哪些影响和变化?

傅蔚冈:我觉得在过去一年,最重要的变化可能是大家对人口,对生育这个领域特别关注,所以在这次两会上也看到很多代表提议了,比如说对女性员工,比如说在招聘员工的时候是不是就会压缩女性员工比重。

还有,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金是不是要增加,还有的说怎么样才能让城市里或者是全中国的夫妻们愿意生第二胎、第三胎,类似这样的教育、医疗、生育的提案和议案越来越多,这是我发现的今年两会和前几年最大的区别。

以前我也和朋友交流,很多人的小孩是由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帮着带大的。在更早以前,像我们自己小的时候,大都是父母自己带,因为老人是不可能给你带的,为什么不可能呢?因为他可能也有五六个小孩,不可能帮每个人都照看孩子,所以干脆你们就自己带,所以这是比较特殊的。

所以这种状况,今后也可能不大会再有,因为等我们退休的时候,我们觉得我要有自己的生活,所以在整个社会,或者是措施上,可能要有大的改进。

郭为中:我记得30年前说,中国到底是不是一个中产社会?以前认为不是,甚至于十几年前都说不是,大家认为美国才是,因为它有庞大的中产,它是橄榄型社会结构,但现在看来,中国也面临这样的问题,现在数据显示,中国已经有1亿的中产人群了,尤其是像在一些大城市,他们对我们经济的稳定增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但是中产家庭面临三座大山,第一是住房,第二是养老和医疗,第三是教育,主要是子女的教育,这三个问题就变成了中国人最关心的话题,我相信政策也会往这个方向去转。这三个问题,我看两会代表也提出了很多建议,你觉得这些建议有哪些是有建设性的?你觉得哪些可以推动,哪些对我们有所帮助?

傅蔚冈:教育、医疗和住房,还有一个是养老,但是养老对中产来说实际上是20年以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题,但是他的父母可能现在就要考虑了。

而且我们考虑到,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,特殊在于我们的很多朋友,比如说像我一样,我们的父母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养老压力,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养老重担可能要落在子女身上,

在这种情况下,我看很多的代表提出,比如说关于在父母需要子女养老的时候,如果是独生子女的话,父母的养老金,也就是他们的退休金,要增加20%-30%,我觉得这个听起来虽然有道理,但实际上是没道理的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知道养老金是现收现付,我们现在的养老金是现在上班的人交上去的,如果说统筹部分就直接付给现在退休的人群,独生子女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交得少,因为只有一个人在交,如果是有好几个孩子的话,好几个人在交,如果因为你是独生子女,就要多给20%-30%,相当于交得少的反而拿得更多,从这个角度上我认为不大合适。当然,这种心情可以理解,表明了我们这一代人,因为好多是独生子女,子女也没法去照顾,所以希望从金钱上获得补偿。

同时,我们看关于住房,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,现在很多的住房政策,是十多年前,为了抑制房地产泡沫而推出的。

但是我们想,那个时候是独生子女政策时代,现在我们要鼓励三胎,90平米对于三胎家庭而言,这个居住面积是有点偏小了。这次两会我还没有看到有关这方面的建言,所以我特别期待能够有代表可以提出针对性建议,比如说城市住房,或者房地产开发楼盘的时候,与居住面积相关的政策可以有所变化,以前可能90平米就够一家人居住了,现在可能要120、130平米才行,因为家里突然多出了两口人,这个面积是不一样的,而且很多经济学家的研究也表明了,住房的居住面积和生育率是密切相关的,比如说新加坡、美国,不同城市,它的居住面积和出生人口比是相关的,非常有意思。

教育方面,去年在双减,今年我们会怎么样真正地把这个“减”减到实处,真的让孩子减少负担,然后又让他快乐地成长,这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。

郭为中:还有三胎问题,生育这件事情年轻人更希望国家能够出台政策给到鼓励和支持,我们也知道人口不仅仅牵涉到消费,还牵涉到以后的就业,很多以前的发达国家面临着滞胀,其实都与人口相关。那么什么样的政策和措施才能真正减轻中产家庭养育负担,有效激励生育呢?

傅蔚冈:鼓励生三胎的政策推出来后,其实大家一下子有点转换不过来,在10年前,生二胎还要被处罚,现在一下子要鼓励生三胎。夫妻对生育三胎积极性不高这个现象本质上是因为,生孩子导致现代人的边际成本越来越高,我们前面也讲到了住房问题,医疗问题,教育问题,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,如何让人愿意生孩子呢?我觉得现在的障碍是,现代社会生孩子、养育孩子的门槛比较高。

所以,一方面我们说要给钱,要真金白银,比如说减税也好,财政补贴,就像有人建议,生一个孩子要补贴100万,当然这100万并不是说一下子就给,而是推到十几年的时间里,每年慢慢通过各种方式给,其实成本并不多。

另一方面,很多的政策门槛要降低,比如说你现在要去建卡,怀孕的妇女要去建档案的时候,你没必要提供那么多的文件,这样会更简单。

郭为中:接下来我们再聊聊资本市场的事情。时代 值得款待,本节目由质享高端MPV--东风本田艾力绅赞助支持。

郭为中:我们从人聊到企业,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,预计今年的退税减税是2.5万亿,这个数字听上去挺大的。那这个对企业而言,因为一方面政府要保企业,尤其是中央企业,中国中央企业象征着就业,中国的民营企业是要远远高于国有企业就业承担人数的。另一方面也希望企业有所增长,你觉得政府除了减税以外,当下还有什么更好的能够让企业减少束缚的政策建议吗?

傅蔚冈:关于企业出生之后,它要面对很多的问题,招员工难,找市场,所以关于企业方面,有人大代表提出一个很有趣的提案,大家不要送外卖了,要进制造业,我们觉得制造业确实是国家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,可以说是基础,但是现代社会里,任何一个国家在进入中高收入之后,制造业的比重是在逐步下降的。我看前几年有人还写了一篇文章,说中国要学德国,要德国化,为什么?在他的印象里,德国的制造业比重高,和美国不一样,但事实上我们再去看数据的话会发现,德国的制造业比重尽管比美国高,但与中国相比仍然低很多。

因为等到居民收入增加之后,很多制造业可能就要转到国外去,或者大规模的机械化、工业化、自动化,制造业需求的工人数量就会因此而大幅度减少,比如说上海,上海有全世界最大的智能汽车制造厂商,,在临港,你在工厂里面几乎看不到员工。

所以,今后我们还是会有很多人要投身于服务业,而且投身服务业之后,对我们的很多新的产业会出来很多新的机会。

时间退回到5年前,你也想不到中国有那么多人需要外卖,但是现在点外卖几乎已经成为非常日常的一个行为,在这方面,我们现在的想象力远远落后于市场真正的需求,所以我们说,政府在对这种新兴行业可能要更加包容一些,我们不能用老眼光来看新问题,以前觉得看不上眼的行业,今后可能会成为支柱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就像我们说现在所在的写字楼,它一年的纳税额可能就超过很多工厂,比如上海有一个概念叫“亿元楼”。

所以,我觉得对服务业要更加包容,当然我们也要鼓励先进制造业。

傅教授,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稳增长的长期阶段,这对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来说,或者对整个产业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背后的输血剂或者说助推器,今年的稳跟往年有什么不同?然后回到个人,对中产家庭会有什么影响?

傅蔚冈:比如说在两会之前,银保监的新闻发布会,郭主席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叫“新市民”,什么意思呢?就是你到了这个城市,但还没有在这个城市取得户口,这部分阶层,比如说在座可能有很多人在上海定居,但是没有户口,以前的政策对这部分人是歧视的,尤其是在买房的时候,你必须要缴纳一定年限的社保才可以。但是这次郭主席提出来,对新市民要有优惠,要鼓励这部分人买房产,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。所以那个时候对整个房地产市场,或者房地产的股票产生影响,进而资本市场就会发生一些变化,可能一些急剧往下跌的,这次突然稳住了。

我们这次讲稳增长,首先GDP要5.5%,与前几年中国的高速增长相比,5.5%有点低了,但是放在全世界还是处于最高的。

我们说现在的增长,其实不止是说总的量上来看增长,主要还是结构发生变化,比如说有些行业会退出去了,但是有一些新的消费机会会出现,中国的资本市场这几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科创板出来的时候,它对企业的盈利没有要求,不像以前是连续三年盈利。实际上企业上市的时候,不盈利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正是因为我不盈利,公司要扩张,才需要到资本市场上来拿钱,比如说像美股、港股,他们都不需要盈利的要求。

这一块出现之后,我想现在中国很多快速增长的公司还是有很多机会的,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市场上,对这些尚未盈利的企业要有更大的包容性,当然我们看科创板是针对科创,我们现在谈的是硬科技这一块,但我们前面讲的服务业这一块,也有很多新的需求。我们知道南京有一家公司,做快时尚的,做成世界第一。那么类似的公司,比如说它需要融资,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能不能把它容纳下来?能够让中国最好的公司都留在中国上市,这样的话,我想我们对国内的中产,他的投资的渠道就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变化。现在好的公司、好的标的比较少。

现在还有一点,因为我们购买国外公司的股票,除了境外的中国公司,有时候要舍近求远,当然现在我们说港股通出了之后方便一点,但是还是不全面的。所以我觉得,对于这方面,如果说稳的话,要稳增长,当然资本市场不要大起大落的,但是要把一些好的公司能够筛选到其中,就会给投资者更好的机会。我想这几年资本市场一直在做这样的事,可能今年会有一些更大的变化,我们期待有一些更大的变化。

郭为中:回到中产阶级家庭个人,关于资产,尤其是比较大类的资产配置,怎么样对抗金融风险?作为金融行业的专家,您给一点建议。

傅蔚冈:去年以来,我们经历了很多变化,但是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公司也在快速成长。

郭为中:品种越来越少,我们很难找到。

傅蔚冈:对,品种比较少,我想这些快速增长的公司大概都有一个特点,比如说政府支持、政策支持,像新能源汽车类似的行业。第二,比如说像以茅台为代表的消费股,这两类的公司,我们现在来看,目前还要再挖掘,看看有哪些公司会出现。

我觉得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国内也好,或者是港股、美股,有一些中概股的估值跌得很大,主要是受政策影响比较大,地产、教育、科技股等因素。但是我想今年在稳增长的前提下,一些大的政策层面上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,主要还是看业绩。

对于中产来说,今年很多买基金的净值在波动,波动比较大,或者回撤比较大,买基金的时候,一般来说会有这么一个特点,大家蜂拥去买的时候会买在高点上,因为好的时候要去配置,买的时候价格会越来越贵,通常是这样的。

这个时候很多人要止涨杀跌的时候,你会杀得越来越低,因为大家都在跑,他要赎回的时候,只能把这个产品给抛掉,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,我也期待整个金融机构会开发出更好的产品。

当然,产品是一回事,另一方面,还是要好的基本面,就像我们说,无论是茅台也好,还是其他的也好,假如说与消费有关的话,中国要把前面的因素结合起来,只有住房、医疗和教育这些问题解决了,大家才有心来消费,比如说人口生得越来越多,很多相关的产业就会带动起来,比如说奶粉、纸尿布,每年新生婴儿的人口在减少,相关行业景气的指数会降低。

所以我觉得,表面上来看,投资还是金融市场的事情,但是和前面的民生也是要联系在一起。

郭为中:最后一个话题,其实也是最难的一个话题,前面就聊过,过去的十几年,中国最大的投资机会是商品房,放在15年前,如果能够回到过去,大家的钱肯定是投向这里,那么假如15年后的人来到现在,他可能会告诉我们投资的领域有哪些呢?

傅蔚冈:这个太难了,我想到了两个小故事,一个就是我看前几天有媒体报道,说日本的一些内阁成员,比如说现在的日本首相,说他十年前的资产和现在的资产没什么变化,我从另一个角度上看,因为日本的官员一看,他们主要的投资其实也就是房产,这说明日本过去10年的房价没有什么变化,甚至可能还在减少,所以资产当然没什么变化。但如果是中国的一个家庭,过去10年当中,即便你不做其他任何投资,只要你的房产,在上海任何一个地方,可能在过去10年里,至少会有2-3倍的增长,就像郭总说的,我们在过去10年或者15年当中,最好的投资标的就是房产。

但是要预测未来,这确实是很难的,我又想到我前几天写的一篇小文章讲的是,为什么富豪的财富增长速度,尤其是顶级富豪的财富增长速度不快?我们以前经常讲,二十一世纪资本论,很多经济学家都说,富人到了一定阶段,他的资产的增长速度会越来越快,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,为什么呢?

我们来看20年前的顶级富豪,全世界福布斯排行榜排第一的就是比尔盖茨,他在2000年的时候就有600多亿美元了,但是到了2021年,他也就只有1200亿,只翻了一倍,但是那个时候全世界市值第一的公司是微软,现在是变成了苹果,为什么呢?因为比尔盖茨他自己也不看好自己的公司,他公司的市值比例在大幅度减少,刚开始上市的时候有45%,后来慢慢减少,现在可能只有5%不到的市值。如果说他还持有,他的市值已经差不多要过万亿人民币了。

所以说,每个人的投资眼光,你能看到未来是很难的,所以我们会看,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不同的公司跳出来,假如说传统的公司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,理论上新公司是不会出现的。

所以我觉得,我们现在来看,未来能够找到一家公司可能是比较难的,但是另一方面,可能很多人在做投资的时候,选赛道可能还是在的,就像我们说,未来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服务会越来越多样化,服务的多样化里面可能会对你的传统衣食住行方面有一些大的改变,比如说上海,现在可能是全世界咖啡店最多的城市,所以很多公司在前几年就投资了各种各样的咖啡,估值会大幅度上升。从现在来看,或者投资的时候说,一家咖啡店价值这么高,还能不能投资?但是如果说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,它可能还是会有自己的投资价值。

所以,有些人经常说,中国也要有中国的某某咖啡、某某面,我也会比肩全世界的,像我们在美股里也能看到千亿美元以上市值的公司,消费类的,和吃有关的,就有好多家,但显然在中国,千亿人民币以上的公司还是很少的。中国有将近14亿人口,应该是能够负担得起千亿市值人民币的公司,至少千亿市值人民币的公司是应该出现的,所以我觉得与服务相关的还是有机会的。

还有一些是技术,但是我们不知道未来的技术是变成什么样子。像以前我们说5G的时候,大家都在说5G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会带来什么样的商机,我们看网易的丁磊,他说过一句话很有意思,他说我们现在讲5G有什么用的时候,可能并不知道5G将来能做什么,他举了一个例子,3G出现的时候,大家都在说,3G最大的用处是干什么呢?手机可以面对面视频聊天,但后来发现,视频聊天这个功能大家几乎都不用,不喜欢用,但是3G、4G带来的另外的功能,这些是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。

所以我们说新技术出来,现在不知道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觉得这一块可能要出现伟大的企业家,再加伟大的企业,然后再干成一家伟大的公司,我们才能看得到。就像苹果以前咸鱼翻身,2000年以前它快不行了,后来乔布斯回来,然后慢慢地做,把音乐的播放器做起来,再把苹果手机做起来,下一步最伟大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,我们期待一个契机。

郭为中:其实像苹果公司的话,您刚才说的,它是属于科技公司还是属于消费类的公司?我个人感觉更像消费类的公司,因为科技类的公司,每家公司,其实从制造业角度来看都有技术含量,都有新技术在里面,这个毋庸置疑,但是我发现很多年轻人,尤其是25岁-35岁之间的女性,她们先使用的商品往往是未来的趋势。苹果手机也是,一开始是一些女性,或者是年轻人用的,像我这种,我会觉得恐惧,智能我会去用吗?其实很简单,以前不敢用。但是一些年轻人先用,用了之后他会给你推荐,潜移默化,包括微信这个APP,以前也是年轻人先用,他会跟你说这个东西好玩,下载一下,然后就变成了国民社交软件了,其实就是这样。

所以,您刚才说的话题,真的是特别有启发,我是看15年,因为我觉得10年还不能代表一个趋势整体的构成,像15年前,应该是2007年,正好是房地产起来的时候。

所以,现在只是一个观点,也不知道准不准确,有人说房地产肯定像日本一样,不会成为未来投资的一个好的投资标的,别的不知道,不过您刚刚提的几个方向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跟消费有关系的,跟新技术有关,但是技术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出现什么,这个场景不知道,大家会不会喜欢用不知道。

傅蔚冈:甚至我觉得就像房地产,大家觉得现在房地产不行了,其实也不好说,为什么?我们看美国从五六十年代以来,一直到现在房地产还是在蓬勃发展,当然他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,美国的人口在不断增加,因为有移民各方面的因素。

还有另一个方面,一个人住房的需求在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,退回到三十年前,在上海只要有一套房子就不错了,后来变成要两居、三居,或者更大的空间。

我觉得房地产给我一个比较大的启发,在前年的时候,美国的房地产市场的景气指数比2007年还高,为什么呢?因为疫情改变了人的居住形态和工作形态,因为很多人要居家办公,居家办公的话,他需要更好的居住和工作环境,因为以前的房间的设计里面没有融入这个元素,当你在办公的时候,突然家里小朋友就闯进来了,那么他会需要更好的空间,比如说工作空间和居住空间要分开等等,一下子新房就卖得更好。

所以我觉得今后房地产在很多地方还是有很好的投资机会,比如说你的空间要更大,现在住15、20平米的,可能马上就要换成更大的,会有一些非常大的总量,即便总量不变,结构上会有非常大的变化。

郭为中:时代 值得款待,本节目由质享高端MPV--东风本田艾力绅赞助支持。非常感谢傅院长,今天给我们分享了很多两会的观点以及未来的趋势,包括投资,包括个人,包括企业未来的发展,也让我们对中国有了更美好的期待,谢谢。

傅蔚冈:非常感谢郭总,感谢界面,我们希望大家的资产越来越稳,就像经济增长的目标一样,要稳,谢谢。



相关资讯